首页> 散文游记

敦煌之恋,梦回阳关

敦煌之恋,梦回阳关


敦煌之恋,梦回阳关

作者:李晓莲

历史的风华在这里凝滞,战火的云烟在这里弥漫,行者的呐喊在这里回响,无疆的神话在这里升腾,因为这里是敦煌。


深深浅浅的足迹,斑斑驳驳的沧桑,远远近近的胡杨,明明灭灭的感伤。敦煌在悄无声息中守护着一片黄沙,一方石海,一曲钟梵,一世浩荡……


敦煌,置身华夏五千年文明中,却脱离不了战火的杀戮,隐藏在边塞风沙里,却镌刻在佛学的石壁上。傲骨柔情的禅意,也在一片落寞中凸现出勇者刚毅,信者坚守,智者从容和仁者的安祥。

敦煌之恋,梦回阳关


历史的长河静静地流淌,斗转星移,春去秋来,敦煌左手握着一点点萤火,右手擎起月牙泉的星光,任凭叶落呜咽,任凭檀香焚遍,栖息在菩提的佛珠中,蓄养山水的情缘。


站在时空交点,出走时梵乐鸣响,归来时满身异香。任清风倒影将身后年华参差斑驳,任雨雪风霜将战火嘶吼埋葬。


历史在今天世人眼光里掀开了新的一页。岁月的风,把大漠黄沙塑造为一层层波涛澎湃的世界,朵朵白云挂满了摇摇欲坠的诗句,浪沙中飘渺出一个红衣舞女,无论是美的梦幻和轮回,一种朦胧的美从时光深处向我们走来。


谁吟三叠惊仙语,竟惹飞天舞碧空。

千年石窟流清韵,万里金沙藏玉虹。


那些如风沙般的易逝的往昔,在大漠胸怀中沉淀所有的浮华。镜中烟花的落幕,我们在夜空中感受到历史的厚重的底蕴。那一瞬间的通透与彻悟,穿越了敦煌二千年历史的沉淀。


二千年,沙海滔滔,二千年,钟鼓绝响。

二千年,风云变幻,二千年,荣辱担当。

敦煌之恋,梦回阳关


古老的壁画与浮雕在风尘抚摸中褪色,前人写在沙洲上的神圣誓言被狂风掠走。但那一个个石窟,在我眼中依然伟岸壮观。


感悟敦煌,没有云香缭绕,没有曲径通幽。只有黄沙在无语中流转着伤逝,只有执着在追寻中恪守着静默。没有风花雪月,闲云野鹤的美,只有时光匆匆,岁月悠悠的暖。


感悟敦煌,禅意的甘霖,浸润着岁月的春夏秋冬。佛典的光辉,普照着流年里风雪载途,古老的丝绸之路驼铃阵阵,响彻今天中国的“一带一路”泱泱中华福佑世界人民的繁荣和富强!

敦煌之恋,梦回阳关


座座佛殿,千年的功匠让每座佛像,威严多姿。旷世风华让每一抹红霞异彩纷呈。白云之上的彩虹衬托着天空更加湛蓝。红衣仙女簇拥着朵朵白云,独舞蹁跹。


我不相信永久,却展示出永久。永久是大美,永久是简单。我不相信永远,却存在永远。永远是创造,永远是明天。有春风夏雨,才有秋收冬藏。


在敦煌的脚下,历史与现实交融,时间与空间并存,躯身幻灭,灵魂飞升,通透与彻悟,睿智与轻狂在这里无边无际地图腾!那是一场凤凰浴火的涅槃,一种回归自然的冲动,一种发自天籁的呼唤,一种昄依平凡的眷恋……


我闻着芬芳跋涉了无限远,只是为了看清你的容颜。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举杯与君话别离,西出阳关路漫漫!


天涯相伴,无言也暖。

敦煌之恋,梦留阳关。

敦煌之恋,梦回阳关


敦煌之恋,梦回阳关


李晓莲,自由撰稿人。诗心犹留一笺梦,吾饮金樽半轮斜。笔耕岁月,快意人生。曾出版诗集《月亮,诗的故乡》,散文集《寻找,失落在山沟沟的梦》。

来源:微信公众号▷四季美文(sijimei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