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风凌石

风凌石

作者:善一行


如果你去过大漠戈壁,就一定见到过风凌石。

初见风凌石,我也是被震住了。风凌石,原本出自戈壁荒漠。它,缘何用“风凌”这样凌厉的词?或许因某种机缘担负有神秘使命?在遥远又遥远的大漠风沙里,这块石头到底经历了什么?

“凌”字单从字面理解,有欺凌,侵凌,凌辱……等等的意思。《百科释义》上说,凌是恶意行为。欺凌行为是指施害者对被害者进行经常性或持续性的恶意行为。这种恶意行为包括肢体言语等伤害。风,何以对这块石施以“欺凌”,以至于“凌辱”?!

“你看到这石头上的棱角,就是风吹过留下的痕迹。”朋友告诉我说,由于石头的一半埋在地面的沙粒中,另一半裸露在地面上。风沙长期磨蚀它,就形成一个磨光面。此后,风向不变,风吹石动,石随风倒,石块不停地翻转,又形成另一个磨光面。第一道棱开始出现,成为单棱石。风沙磨蚀仍在继续进行,永不停止。形成二棱,三棱,多棱石……

我听得惊心动魄!

“风凌石的棱角多少完全取决于风向的改变和石块翻动的次数。形成时间不确定,大概成百上干年吧。”朋友继续补充道。

就是说,我手里的这块石头,至少被“风凌”了成百上千年!那一刻,我震住了,不知说什么才是。

当我重新注视着这块石头,眼前立即看见在大漠戈壁的风沙里这块石的担当。它历经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历尽了辛万苦,千磨万击,那干万次的锤打和干万次的磨砺造就了它。我看见,一次又一次,风沙磨蚀,风吹石倒,石随风动,它翻转又翻转……我看到,风起,扬沙,四面八方凌厉不断,“大风起兮云飞扬”……我听到,那呼啸而过的干旱的风沙,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


我曾经无数次邂逅大漠中雄伟壮观的落日余晖,看那美丽的光影在古旧的老城墙影里逐渐消退;也曾无数次目睹过烂漫似锦的朝霞,天空铺满了鱼鳞一样绮丽的彩虹。我曾无数次经过那一大片一大片的胡杨林,以及一丛丛盛放的红柳――那是百花之仙,女中豪杰,待历经尘劫回来,依旧冰清玉洁馥馥郁郁;那是绽放的云霞,是中午时分对正阳光的透明黄玉,是大漠戈壁深处腾起的一阵阵色彩斑斓的迷离的烟雾,令人忍不住心旌荡漾,意飞神驰――“瀚海胡杨泛金色,戈壁红柳映晚霞”,它们是大漠戈壁的见证者。它们见证了一切最坚强坚韧的美,它们永远是不朽的永恒象征!还有那些沙漠里唯美的,说不出名字的野花野草,我知道它们多么努力,多么顽强,用自己柔弱的肩膀和那样细小的身体,和肆虐的暴雪,干旱的风沙做着一次次的抗争,经历过一次又一次死去了又活过来的生命……你看那秋日骄阳下骆驼刺上结满了果实,那些果实圆润饱满,像一颗颗黑珍珠那样闪闪的发出成熟欲滴的光泽!我摘了浆果细细品尝,果然甘之如饴,据说食之可以强健体魄,延年益寿。

还有在沙漠戈壁里的那种石山,风吹过留下了深深的印痕,沟沟壑壑。岁岁年年,风,永不停歇,吹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巨形花瓣!放眼望去,一座山,连着一座山,开花的山,绵延不绝……那是何等的壮阔惨烈,又是何等的摄人心魄!远方那些激怒的风,呼啸着无止息的吹向那里……

风凌石,拿在手里,用触觉,用手指,用皮肤慢慢地品味,用心灵,慢慢地去感知。风起了,那来自遥远的大漠风沙,此刻从我的指尖滑过,让我感觉到那样一种凛然不屈不容侵犯而又神圣高贵的美。又像清清的泉水,在我的心间流淌,流过干年,流过万年,润泽万物……

看似冥顽不化又冷硬的一块石,竟也绽出那样令人赏心悦目的花来,谁说它们在风凌中不懂言语?忍受过搓揉和火炙,是生命在大挫伤中历练之余的幽沉芬芳!它们早已存在于自然界年万年,它们是活的化石。那些绽放于天地之间的石头花,用花一样的美丽在述说,关于大漠风沙,关于前世今生,和源自生命里古老的艰难痛苦,以及最初的那些生命里的全部的意义和内涵。否则它为什么要拼尽全力去绽放?在那些数不清的漫漫长夜和寒风中,仍葆有生命中最可贵的顽强与坚持!风即使吹过了,在那大漠戈壁的深处,也开出了那样摄人心魄的花朵!生命即使走过了,在风沙里我们又看到了让人艳羡的风凌石!

今晚,在这朦胧的夜风里,倚枕犹听,此时此刻,心魂俱静。

来源 | 书香敦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