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敦煌之秋


敦煌之秋

作者| 柴禾

“一叶知秋色”。当远处的树木轻抹出一片半绿半黄的写意,洒下一片秋韵时,你才发现秋季就这样悄悄地来了。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美丽的。可是,敦煌的秋季却特别地来的清、来的静,也来的叫人惊诧,因为秋的到来,总会让人怀念起那些在不经意间悄然而逝的时光,就如风吹枯叶落般让人感觉茫然不知所措。但这也只不过是季节更替带来的短暂情绪而已。秋天,于我而言,是最为美丽的季节。


初秋时,你会发现太阳会逐渐变的柔情起来,草木尚未枯去,四周依然是绿意盎然,唯有一点秋意,那就是早晚温差大了,空气柔和而清冽,但却没了春的干燥,夏的烦热。从八月底开始,万物成熟,瓜果溢香,葡萄、桃子、苹果、梨、枣等果实,均以或黄或紫或红或绿的色彩,渲染着秋天。


这时,你捕捉到的每一个画面,都在向你宣告:秋天真的来了。当你留心观察,你会发现周围的景色一天一个色地在变幻着。尤其是秋叶之色,最能代表整个秋天了吧。最先着染秋色的便是那些把枝头伸展在路边的树们,有些仅是被秋风扫过的树枝上的叶子黄了,而隐藏在树林间的树叶却依旧翠绿,午后的阳光从树林的缝隙中倾泻而下,映得黄色和绿色的叶子更为明亮。到了十月,那些半绿半黄的,棕红的,浅黄的,深黄的,金黄的,枯黄的,甚至是褐色的,这众多的色彩扎堆似的凑在一起,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综合体,和谐而自然。


当然,最耐看的,还是赏秋胜地胡杨林,让每一个进入它怀抱的游人,如饮醇酒,迷离欲醉。那金色的树叶,似乎也懂得时不我待,抖擞着精神,绽放出所有的辉煌。在敦煌,即便是深秋,树木草叶也不皆是枯黄的,总有一些不甘老去的绿叶,固执地留在枝头,因此秋天的色彩便有了动人的层次。车行在乡间田边,更有那雪白的棉花像云彩,农家小院里黄色的玉米堆满院,大地一派秋景、秋色、秋韵。秋色的艳丽,秋韵的浓香,让你怎么也逃不过她的诱惑,无论你的相机镜头对着哪一块,都是美景,无需角度裁减,无需摄像技术,落到镜头都是美。和煦的阳光,凉爽的清风,对着如此斑斓秋色,人的肺腑,果真可以迎着秋风,豁然开朗。


可是,在很多人看来,秋天无论怎么美,都坦露着一种凋零之美。是呀,眼看着千树落叶,万花凋谢,感受着秋风萧瑟,总是让人怀旧,内心充满惆怅,因而就有了文人们“逢秋便言愁”悲凉情怀。“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唐代大文豪刘禹锡有诗曰:“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红楼梦》里也有“已觉秋窗愁不尽,那堪秋雨助凄凉”。这些都无不昭示着多愁善感的文人们悯秋之心了。

每到秋天,我喜欢游荡于乡间观赏那些美到极致的色彩,并不时捡回各种色彩和形状的树叶夹在标本册里,捡着树叶觉得像是在捡着我从前的岁月,心也在这一刻一如无法回归树干的落叶一般怅然若失。总之呢,万美之中秋为最,用心聆听秋的语言,感受金秋美丽的意境。既然秋色秋景秋怡人,我就且歌且行且珍惜,感悟生活的善与美,演绎缤纷而赋有蕴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