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谁说西出阳关无故人


△没有尽头的公路


造访阳关遗迹以前,会先进入阳关博物馆,模拟阳关城建造。一入城门,先见一尊张骞塑像,手持符节,当年凭一己之力凿空西域,何等气势如虹。两侧展厅里则比较详尽的展示了当时的历史、战略地理、城池建筑、军事布防等等。


△准备进入阳关博物馆


西出阳关,怎么能没有通关文牒呢?都尉府官员会帮你办理通关手续。虽只是游乐项目,但当“签牒员”用工整的汉隶书,一笔一划写下我的名字(有偿),一瞬间真有些梦回汉唐的错觉。


△咱也是有通关文牒的人


五月初,戈壁滩正午的日头已足以令人敬畏。电瓶车送我们到阳关遗迹附近,然后需要步行穿过一片戈壁,再翻过一个缓坡,那景象令我终身难忘。辽阔的黄土地,无边无垠,一直延展到天边,其上高天流云,鲜明、深邃,令人联想起加勒比海。同行的人们很快散开来去,三三两两拍起照来。


△在阳关登高眺望


山河如画,远不止令人神往,更令人热血沸腾。以僵化不会拍照著称的我,竟兴奋不已的抖出了丝巾(后被D总劝退),准备留下难得的游客照了。


所有的照片都是D总帮我拍的,很多Pose也是他帮忙设计。感谢这段奇妙的相遇,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识?


△天高!地厚!


△欲与天公试比高


D总招呼我们向一座残垣方向走去,那是阳关古烽燧的基台。


霍去病河西大捷打通河西走廊以后,汉朝建立河西四郡,又在敦煌西部建立了两个军事基地,扼守西大门。这两个屹立于古代西北的大漠名关,是河西走廊去往西域的必经之地。在敦煌以西约80公里的地方,一南一北,分扼天山南北路的咽喉。


△走向阳关烽燧

本文摘自美宝亮闪闪《谁说西出阳关无故人----致我的旅伴 | 敦煌游记》


主编 | 年超君

编审 | 秦 尧

编辑 | 张奕瑗

校对 | 吴雪芹 张 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