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敦煌的春天

印象中的春天,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一样的诗意雅致;有“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一样的生机勃勃;有“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一样的红情绿意……

敦煌的春天,却是一个例外。

惊蛰时分,在经过几个难得的热天后,敦煌突然就起了大风。当漫天的沙尘进入你的鼻孔、迷了你的眼睛的时候,你应该知道,这就是敦煌春天到来的讯息了。风沙一来,艳阳高照的天转瞬之间就会变得天昏地暗,寒气逼人。此后,风沙便成为敦煌春天的常客。隔几天就刮一场大风,随风而来的是漫天的沙尘——有时是浮尘,有时甚至是沙尘暴——黄风吹得枯枝残叶乱飞,吹得人灰头土脸,吹得人心上发毛。门窗关得再紧也挡不住细微的沙尘,大风之后,总会给家里留下厚厚的一层沙土。这时,你总会无奈地叹息:“唉,又起风了!春天不刮沙子就好了!”你总会咬牙切齿地咒骂:“这讨厌的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

它又短暂得让人难以适应。

北方人常说,“春脖子短”。敦煌的春天却连“脖子”都没有,短得只剩下概念。春寒料峭,当你仍然穿着厚厚的冬衣遵从古训“春捂”的时候,突然就有一天阳光和煦,万物复苏。你以为春天的好日子来啦!你感觉有些热了,换上了夹克。但还是热得受不了,就赶紧换上了夏装——甚至有些人昨天还是棉袄加身,今天短袖就穿在了身上。你不禁感叹:这哪里有春天嘛!分明是冬天过完直接就是夏天,春天在哪里呢?

然而,只要你用心发现,敦煌的春天,却能带给你意外的惊喜。


首先是它美丽的蓝天。

正如硬币有正反两面,敦煌的天也是两面。起风沙的日子,敦煌的天显得昏黄而灰暗,让你郁闷不已;晴朗的日子,敦煌的天却蓝得让你怀疑它的真实存在。它温润如玉,恰如一块巨大的纯蓝画布,又如蔚蓝的大海,干净而明快。时常有喷气式飞机飞过,像茫茫大海中行驶的船只一样,拖着长长的白色尾巴。有时驯鸽又在其中盘旋,嘹亮的鸽哨在天际间回响,总是将人的思绪拉得很远。每当仰望蓝天,你一定会觉得是造物主偏爱敦煌——她用最好的颜料画好了敦煌的天空,却用剩下的残渣胡乱涂抹了其他地方的天空。几乎每个到过敦煌的人——不管他是乐观者还是悲观者,都会对敦煌的蓝天发出不由自主的赞叹!

它蓬勃的生机更让人惊叹。

春分前夕,敦煌的春天因迟到而迈着匆忙的步伐赶来了,好像在一夜之间,天地突然就变了样:杨花像毛毛虫一样爬满了枝头;柳枝下部是深绿色,梢头却已透出鹅黄;松树已经转青,松针好像伸懒腰一样在微风中颤动……植物们都显得躁动不安、急不可耐,它们好像在大喊:我要发芽!天地万物都在蠢蠢欲动,想逃离冬季的禁锢与束缚。这时,人们的着装也出现了千奇百怪的变化——有穿棉衣的,有着夹克的,一些爱美的女士甚至迫不及待地穿上了裙子。于是,春天像变戏法一样幻化成四季,春夏秋冬在一天之内轮番上演着——早上是春,午后是夏,黄昏是秋,深夜又成了冬。


到清明时节,那就更热闹了。柳树米粒般大小的嫩芽早已出落得细长舒展,形成浓密的树荫;杨树的新叶绿得让人惊喜,在太阳下耀人的眼。太阳好似一个巨大的火炉,在拼命给凉了一冬的天地加热。迎春、杏树、梨树、桃树赶着趟儿开花。榆树也不甘落后,榆钱像钱串子一样缀满了枝头,榆钱饭的香味开始飘荡在大街小巷。也许,是春天因迟到而有愧吧!它开始卖力地表现自己——植物们像打了激素一样疯长,冬眠的蛐蛐也拉开了一年歌唱的序幕。天地万物都在享受着春天带来的自由,到处都蕴含着生机。

但是,热气好像过头了,就有老人们开始坐在树下摇着扇子悠闲地乘凉;就有男人们解开衣领,撸起袖子,露出黝黑的脖子和捂得有些发白的胳膊抱怨“天太热了”;就有女人们花花绿绿的裙子整日摇曳在街头,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于是,当杨絮和柳絮铺天盖地飘来时,夏天就用火热的激情拥抱了整个敦煌,敦煌的春天你已寻觅不着它的影子了!

作者简介

阳关客,生于1979年,甘肃秦安人。本名成永军,字行之,自号阳关客。2003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学士学位。现为甘肃省敦煌中学语文教师,超级文学爱好者。个人微信公众号:ygwxh666。

来源 | 阳关文学

主编 | 年超君

编审 | 秦尧

编辑 | 张奕瑗

校对 | 杨丽 张玲 吴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