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景区动态

中国绿色地标 | 西出阳关见证新传说


坐标:甘肃省敦煌市


阳关,汉帝国边防线上的一座关口,自汉唐以来,阳关和玉门关作为通往西域的重要门户,又是丝绸之路南北两道的必经关隘。历经千年风雨沧桑,昔日雄伟的关城已荡然无存,唯有墩墩山顶被称为“阳关耳目”的汉代烽燧巍然高耸。


2009年9月,阳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这里的湿地和绿洲,是阻止库姆塔格大沙漠东扩的生态屏障,对河西走廊的生态安全保护起着门户作用,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新传说。

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阳关已经是一个文化符号,一种精神象征。阳关古道,大漠驼铃,边城关隘,埋于黄沙。古董滩遗迹就是最好的印证。 阳关博物馆供图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诗人王维的“无故人”,把万千凄凉和荒芜,凝结为浓得化不开的阳关情节,触之怆然而涕下。

作为汉帝国边防线上的一座关口,阳关已经远去。

古阳关烽燧 阳关博物馆

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阳关已经是一个文化符号,一种精神象征。

阳关始建于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与玉门关同时设置,为西汉阳关都尉府治所。阳关因位于玉门关之南而得名。自汉唐以来,阳关和玉门关作为通往西域的重要门户,又是丝绸之路南北两道的必经关隘,其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夕阳下的阳关长亭 王小炯 摄

狼烟已逝,沧海桑田。阳关烽燧倔强又执着,在肆虐风沙和漫长岁月的冲刷中一路走来,尽管千疮百孔,但它对边关历史的过往却记忆完整,这种近乎苍凉的完整中透着一股让人无可名状的寂寞,越是经历过绿水青山平原大川的人们,这种感觉就会越强烈。难怪,阳关会成为文人墨客的精神家园。

阳关烽燧下的阳关博物馆

的确,在戈壁和沙丘的巨大背景中,那汪碧绿的渥洼水很容易被人忽视,尽管有汉武帝的《天马》之歌,但淋漓的朔风,还是把它吹远了,吹到了人们的想象之外。相对于戈壁和沙丘,绿洲的风雨飘摇是显而易见的。历史和现状,责任和使命,一次次把关注生态的目光引向阳关,引向那片逐渐消失的湿地。

夕阳下的古阳关 王小炯 摄

1992年10月,甘肃省敦煌市政府决定成立敦煌市南湖湿地及候鸟保护区,1994年经甘肃省政府批准晋升为敦煌南湖湿地及候鸟省级自然保护区,2009年9月经国务院办公厅批准晋升为敦煌阳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阳关渥洼池湿地国家Ⅰ级重点保护动物黒鹳 王小炯 摄

阳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主要保护对象是荒漠区特殊成因的内陆河流生态系统和以候鸟为主的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资源。区域内由泉水、湖泊、沼泽、湿地、河流构成的内陆河流生态系统,与周边戈壁、荒漠生态系统嵌分布,是我国西部荒漠区中较为罕见的特殊成因内陆河流生态系统,具有极高的保护价值和科研价值。

飞过阳关渥洼池湿地的毛腿沙鸡 王小炯 摄

区域内有脊椎动物145种,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有黑鹳、大鸨、小鸨、白尾海雕、玉带海雕、黑颈鹤、双峰驼等8种,二级重点保护动物有大天鹅、红隼、鹅喉羚等15种。保护区共有种子植物141种5变种(或亚种),列入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名录的有4种,即胡杨、梭梭、裸果木、膜果麻黄。

阳关渥洼池湿地飞翔的针尾鸭 王小炯 摄

阳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其良好生态资源扼守着敦煌的西大门。湿地和绿洲内丰富的植被是阻止库姆塔格大沙漠东扩的生态屏障,近对历史文化名城敦煌、世界名胜古迹莫高窟、自然景观月牙泉、历史文化遗迹阳关,远对河西走廊整个地区的生态安全保护起着门户作用。

阳关“鸟岛”渥洼池 王小炯 摄

地处阳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域的渥洼池,在阿尔金山皑皑白雪的映衬下,显得安静而祥和,广阔的水域就像一面镜子,镶嵌在大漠深处,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格外深邃。渥洼池畔茂密的林木和芦苇荡,将一汪湖水浸染得泛着黛绿。

阳关渥洼池湿地国家Ⅱ级重点保护动物大天鹅 王小炯 摄

每到秋高气爽,渥洼池畔水光潋滟,碧波荡漾,鱼跃鸭游,黑鹳、天鹅、白鹭等大型水鸟优雅地涉于水边,偶尔还有一群白鹤轻捷地掠过湖面,洒下一片苏杭童话般的美丽。

阳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湿地湖泊 麻守仕 摄

面积上千公顷的湿地绿洲是阳关生态安全屏障,走进这片大漠深处的湿地,星罗棋布的湖泊,蜿蜒奔流的溪水,大雕盘旋、百鸟飞翔的奇观,让渥洼池湿地成为一个新传说。

西出阳关,故人不在,一座生态文明建设的历史新路标已然竖起。

阳关寿昌古城遗址 麻守仕 摄

作者:麻守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