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景区动态

阳关|人间正道是沧桑

此时东南草长莺飞,而西北肃风仍啸,风沙凌冽,别是一番景象。如果说西湖是江南女子,风情万种;那阳关便是驰骋沙场的铁血将军,历经沧桑。


阳关,乃古战场重要关隘所在,岁月风干的尘沙之中,飘荡着多少将士兵卒的亡魂,掩埋着多少忠贞热血的铁骨。


消逝的并没有落入虚无,马蹄铮铮的嘶鸣自梦境深处穿越而来,扫荡外敌的咆哮声依稀犹在,浩大宏远的场面以文字的形式载入史册,于是我们从悠久的篇章中找寻到了不朽。一如余秋雨先生于《阳关雪》中所言“当峨冠博带早已零落成泥,崇楼华堂也都沦为草泽之后,那一杆竹管毛笔偶尔涂画的诗文,却有可能镌刻山河、雕镂人心,永不漫漶。”



几千年来,这片风沙沧桑的传奇的土地上,熙熙攘攘。它犹如一个巨大的舞台,无数的戏落幕又上演。“憔悴天涯,故人相遇情如故。别离何遽,忍唱阳关句!我是行人,更送行人去。愁无据。寒蝉鸣处,回首斜阳暮。”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伤离别,兴战事,无一不是戏。当初西汉设阳关都尉治所,将士驻扎,内外交往,热闹一时。宋元以后阳关却随着丝绸之路的衰落而渐被废弃,戏落之时,暗自神伤,终归于沉寂。


阳关作为一个关隘,是古人们对外活动的必经之路。所以也有了唐代王维送别友人元二时提到阳关的千古绝句,“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阳关之荒凉、对朋友之依依惜别都溢于言表。



古时边塞阳关本就在诗人们的笔下展现出风采,“醉卧沙场君莫笑”,将士驰骋于其上。“瀚海阑干百丈冰”,凛冬千里冰封的模样。“胡琴琵琶与羌笛”,西域乐器唱响于军帐。这里古人策马驰骋,历经沧桑,如今有它静下来的模样。置身其中,阳光盖住苍茫大地,远处一览无余,沙土呈现本真的色彩,你能感受到大地的存在,它就在那。情怀之人,或许能感受到“天地之悠悠”,难免“独怆然而涕下”。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阳关,见证了生离、目睹了死别,却在生命的大无畏中超脱了外在的地点的躯壳,成为了一代代人的朝圣所在,精神驿站。而如今的阳关,纵然不复曾经的面貌,建筑的坍弛使坐落于西北荒原的遗址更添几分苍凉,但文化的温度不会风化消亡,它活在华夏的信仰里,不衰不败。



当我们的脚步踏上这方土地,你将会感到来自土地的厚重的力量。

时间与文字以此种形式相逢,“千般荒凉,以此为梦。万里蹀躞,以此为归。”

阳关,如一位耄耋老者,以和善的笑意伫立于边陲之地,等待着你的涉足,不偏不倚。


文案:梁竹莹  刘玉清

转自华南师大勤吟诵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