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望阳关,记旧时繁华


阳关,古已有之。它坐落在河西走廊的边缘,与玉门关一起,共同守卫着长长的河西走廊,是中原王朝的西北咽喉。

两年前,我与家人一起来到了敦煌,在炎炎夏日里,我们头顶烈日,来到了非常有名的莫高窟,莫高窟的壁画非同一般的惊艳:有腾空而起的飞天带给我们飘飘欲仙的感觉;有通俗易懂的经变留给我们回味无穷的印象;有金光闪闪的佛陀送给我们只能意会的真谛;有栩栩如生的善男信女给予我们笃定的信仰……这些精美的佛教壁画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讲解员说,大概是西域的佛教在向中原传播时先经过阳关,再普及到了敦煌一带,让大量的善男信女相信了佛教。

因此怀着对佛教的兴趣,我们来到了阳关。

在出租车上,司机对我们说:“阳关那里简直就是一片荒漠,平时就没几个人去那里玩,那儿就是一个土墩子,没啥!”很可惜,司机根本就没有理解到阳关的真正意义。

一到阳关,我就被这里的寸草不生给惊呆了:从这里向四周望,净是一些流动的沙子,都看得见尘土在飞扬,远处没得几根黄草,更别说那千年不朽的胡杨了,只有一座用土夯筑而成的烽火台。讲解员介绍道:“据考古学家研究发现三四千年前,这里曾是一片绿洲,有三千年前人类居住过的遗址,西汉武帝时,获得河西走廊,于是开设玉门关与阳关。附近的阳关镇四周便是绿洲。”

我记起经过阳关的考古学家斯坦因曾有过这样详细的论述:“为汉武帝中亚扩张出谋献策的中国将领,他们对地形的观察非常敏锐,他们没有忽略阳关在战略上的优越性。对于那些希望沿此路前往敦煌的人来说,阳关是第一个能够提供充足水源和牧草的地方。控制了阳关,事实上就有可能抵御来自阿尔金山方向(即当时的匈奴)对敦煌的侵袭。从最后一处有牧场的地方安南坝至此地的距离还相当远,因此如果不在阳关补充水源,任何人都不可能从那个方向抵达敦煌。中国人通过建关以控制这条道路的重要性就显而易见了。”

我不禁赞叹这些为汉武帝中亚扩张出谋献策的将领们,他们的深思熟虑为这里和平稳定地发展奠定了基础。

远望大漠,不禁令我想象:在这座边地关口里,一列列骆驼队驶入了这座城市,里面熙熙攘攘,有卖西域美玉的人,有卖西域汗血马的人,有验示证件的人……嘈杂的声音盘旋在坊市中,久久不能消停。烽火台上,城墙上,十几名戍守兵士站在土夯墙上,英姿飒爽的样子,好像对风寒无所畏惧。夜色里,兵士们吹起了羌笛,心中不能团圆之苦正从悠扬的笛声中响起,倍感凄凉,响彻整片大漠。

王维诗云:“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寓意深长,阳关之西,路漫漫,但只有荒凉的古堡在道上。三藏法师沿南线东行回国,所遇“沙则流漫,聚散随风,人行无迹,遂多迷路。四远茫茫,莫知所指,是以往来者聚遗骸以记之。乏水草,多热风。风起则人畜昏迷,因以成病。时闻歌啸,或闻号哭,视听之间,恍然不知所至,由此屡有丧亡,盖鬼魅之所至也。”在这条路上,仅仅有飞沙走石,断壁残垣和鬼哭狼嚎,这让三藏法师心中充满了恐惧,心想:估计回到大唐故土,也是同这条路的景物一样,没有一丝生机。即使这样,他仍旧怀着坚定的信念,沿着古道前行。在恶劣的条件下,他与死神搏斗,终于走进了阳关。在阳光普照下的阳关,四周有丰美的水草,还有几朵小花在风中摇摆着,这种景象让他内心大为感触。他长叹一声:“阿弥陀佛!”紧接着他长跪在地上,心想:这种生命力,是大唐给予我多年苦行的馈赠,我非常感激!

“随着陆上丝绸之路被阻断,阳关也渐渐被废弃,成了现在这番样子。”讲解员解释道。

岁月像河流一样,冲刷掉了阳关的辉煌,把它带进了无限的黑暗,如今我们只有站在这遗址上回忆着过去,眺望着未来的份了。

21世纪的到来,漫漫丝绸之路终于被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一带一路”的宏伟构想正如火如荼地建设着。站在昏黄的大漠上,我相信:将来,阳关将会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眼前,世人会看见她的美的一面,光鲜亮丽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