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寻梦阳关

 今夜,月挂中天,四周一片寂静。思绪如清泉在流淌,忽闻一声哀戚的羌笛,如泣如诉,让我梦回千年阳关故址。阳关故址,断壁残垣,一切荒芜着。

 我,前世贵为公主,在高高的宫阙里,仰望着冷月独桂。每当飞沙漫天,晶莹的泪珠常常在不觉之间便挂满双腮。

 从漫漫丝路走来,从罗布泊边走来,着一件色彩斑斓的霓裳,绾着雍容华贵的发髻,佩着晶莹剔透的头饰,踏歌而行。婷婷袅袅,袅袅婷婷,玲珑的绣鞋踩着鼓乐,响成一路叮咚银铃。

 在月下,我只想把满腔的愁苦诉说给你,我的爱人,是那个执戈守卫阳关的将军。此时,我的面纱,浸润着罗布泊的潮湿,沾染着千年的感伤,萦回着想你一生的忧郁。

 大漠孤烟,我脑海中萦绕千年的梦,载着我无尽的哀思,引我走入这魂牵梦绕的阳关故址。驼铃声声,点缀着我的脚步。重拾落满灰尘的洞箫,让箫声的愁苦哑绝随时间凝固,一任哀怨的曲子响彻大漠的天空。残存在记忆中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我怎么能忍心将你忘却?

 曾记得,随着风,伴着云,涉过万水千山,与你邂逅在阳关城下。你曾送我一支羌笛,笛音哀戚地响起,而你在哪里?如何能忘记,那一天风萧萧、沙茫茫、战旗漫卷,是你出战在凄冷的朔风之中,与士卒们一起血染阳关古战场。

 你可知道,那不落的月光里刻画的,是谁满怀惆怅,是谁热泪盈眶,是谁在窗口守望,是谁在心里召唤,是谁的一脸忧伤,是谁在永远等待?

 血战中,阳关经受着烽烟战火的洗礼。尸横遍地,血染城前,苦难的身躯重叠着,剽悍的战士静默了,鲜血滴下你的额头。所有的一切,一刹那间,都无语,都沉没,沉没在荒漠和戈壁的深处。

 “城廓巍然,人物断绝”,天山的雪融了,阳关的风静了,一切仿佛如旧,一切又人非事休。如今,我的脚下,只是多了一层传说是你殷红鲜血染红的黄沙。

 阳关的岩石上,刻着谁亘古不变的情意?那可是你留给我最坚定的誓言!回忆总在微笑,是你遮过了所有的忧伤,记忆里仍念着要做你美丽的新娘!爱,则是我与你之间永恒的信仰!

 听,羌笛又呜咽,流声远古。历史的不幸与衰落,在时间与空间的交替里,因交流而终止;历史的繁荣与机遇,因交流而来临。

 魂牵梦萦,是你沉睡千年犹自执着的守望;刻骨铭心,是你传自茫茫戈壁里的一阙悲歌?

 羌笛声远,忧郁不再。我捧着你的剑,相顾无言。我轻抚剑刃,任寒光刺痛眼眸,洞穿胸膛的一刻,我用最后一丝微笑告慰自己,我终于可以怀着三生石上的宿命陪你好好睡去。

 今夜,月华洒落,亲吻我皎洁的容颜。在梦中,它永不苍老,只为你来时能轻易把我认出。在梦中,你熟悉的面容却依稀朦胧,为什么总是若隐若现,为什么不让我把你清清楚楚地看定?

 在历史的瀚海里,我将化作茫茫戈壁上那远远的一处海市蜃楼。你如果在,你又在哪里?你可否看见,我跋涉千年,只为把你找寻?

 我在万千人中,努力去寻找你的影子,可寻到的,一如旁人眼中的我,美丽而虚幻,熟悉又陌生。

 可我知道,那其中定有一个是你,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偶尔驻足,那顾盼的目光依然那么渴望那么深情。

 我也知道,你总会在我梦里出现,我也只能这样把你远远探看,一切恍若梦境。

 我知道,你梦中的我依然是我初时的模样,我看到的你依然执着地把我眷恋。

 黄沙漫卷,是我声声呼唤;月华倾泻,是你柔柔思念。

 这一晚,羌笛悠悠。

 这一晚,风信寂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