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探访湾窑墩

 2004年深秋,我们沿着玉门关以西的疏勒河古道,去探访敦煌最大的湿地——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湾窑墩。

 出玉门关不远,在通往雅丹国家地质公园的公路边有一排房子,这是保护区设的管护站,我们在这里做了短暂停留,邀请管护站的同志一同前往。没有熟人带路,谁也走不出迷宫般的湾窑墩。

 湾窑墩距离市区206公里,离开雅丹公路以后还有将近100公里的便道。刚刚离开公路,车队就钻进了密密的芦苇丛中。所谓路,就是放养打柴的人走出来的羊肠小道,而绝大多数地段连这样的路也没有。越野车剧烈的摇晃让我们的拍摄变得异常艰难。

 而实际上,我们颠簸之旅才刚刚开始。

 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始建于1992年,2003年6月被国务院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66万公顷,保护区湿地面积11.35万公顷,其中芦苇沼泽3.428万公顷,为我国西北地区面积较大的芦苇沼泽之一。湿地阻挡了库木塔格沙漠对敦煌市的进犯,是敦煌绿洲的西部屏障,也是我国荒漠区重要的水源涵养区。

 走过后坑子,再接着穿过一片大戈壁,就到了马迷兔湿地。自西汉以来,这里就是中国长城的西部尽头。在古代西北荒漠地区,把住水线就把住了关口。所以,大多数关隘都是依水而建。玉门关及其周围的汉代长城、烽燧都建在疏勒河古道边,长城、烽燧的建筑材料也是就地取材,用河边湿地生长的红柳、胡杨、芦苇和上泥巴来建造。经历2000多年的风风雨雨,这里仍然留下了全国保存最完整的汉长城遗迹。因而,西湖自然保护区不仅是敦煌绿洲的生态屏障,而且是中国著名的古代边防军事要塞。

 从寸草不生到戈壁荒漠一下子进入一人多高的芦苇丛中,一种莫名的兴奋油然而生,让人不由的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

 通往湾窑墩的路越来越难走了。越野车在戈壁滩、在深漕大沟中穿行,卷起滚滚烟尘。湿地像散落在大漠中的零星珍珠,必须经过艰难的跋涉才能找到,那隐藏在无边苍凉中的一抹绿荫,是大漠上跋涉者永恒的诱惑。

 又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颠簸后,我们找到了湾窑墩湿地最大的一片胡杨林。在正午的骄阳下,这片顽强生长的沙漠卫士方阵显得格外庄严肃穆,向人们呈现着生命的最后威严。

 据向导介绍,这片胡杨林原来要比现在茂密得多,一个人抱不住的大树比比皆是,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因为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这里的胡杨林成为了邻近村民最好的烧火柴,人们为了生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砍伐,几乎所有的大树都毁于刀斧之下。尤其是1958年,大炼钢铁之火竟也烧到了遥远的湾窑墩,整片整片的胡杨树被砍去炼钢。当然,钢铁没有练出来,胡杨林却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这里尸横遍野,满目疮痍,美丽的原始森林刹那间变成了胡杨林的坟场。劫后余生的小树,经过了半个世纪才长成了现在的模样。夹杂在新生林带中的枯树木,还残留着大砍伐的痕迹。那些极度扭曲和断裂的树枝残体,仿佛还在诉说着它们最后的痛楚与抗争。

 告别胡杨林,车队继续前行,眼前的林木越发茂密,巨大的红柳、芦苇竟然高达三米以上。向导说,我们已经接近湿地核心区湾窑墩了。在小路边,我们第一次发现了一眼泉。

 我们到来的时候,正逢枯水期。湿地的众多沼泽、湖泊都是干的。隐藏在芦苇荡里的这眼泉水,就成了湿地野生动物难得的水源。

 西湖自然保护区的补给水源主要是降水、冰川融水和泉水。敦煌总的地势是南高北低,自东向西微有倾斜,平均海拔1138米,保护区所在的湾窑墩一带海拔最低,平均为960米,最低处820米。湿地的地表水源主要来自疏勒河及其支流党河。

 疏勒河发源于祁连山脉的疏勒南山,经玉门关、安西、走入敦煌,流程900多公里,其中敦煌境内流程达300多公里。20世纪60年代以前,在汛期和冬春季节常有尾水流入境内,向西流入罗布泊,1960年在疏勒河中游建成双塔水库,使得疏勒河敦煌境内全面断流,河道干涸。湿地的重要水源补给线被人为切断。

 发源于南山的党河是敦煌第二大河流,也是敦煌目前唯一的灌溉河流。由于敦煌农区灌溉面积的不断扩大和上游来水的逐年减少,党河对下游野生植被的补给也越来越困难。目前维系湿地的水源就只剩下祁连山和东阿尔金山流入地下的雪山融水,而敦煌的地下水位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已经下降了15米。地表径流断水,地下水位下降,造成敦煌湿地逐年萎缩。湾窑墩一带密布的湖泊湿地、沼泽大部分已经干涸,直接影响到原生态植被的生存演替。

 时任敦煌市护林站副站长的袁海峰告诉记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一带到处是巨大的湖泊,以至于前来湿地搞测绘的人需要乘坐皮筏子才能把器材运到湾窑墩。自从疏勒河断流之后,湿地的水面越来越少,现在,绝大多数湖底都可以跑越野车。

 正午时分,我们的越野车轻松地穿过一个芦苇荡,驶上了一座土丘,眼前出现了一片巨大的盆地,繁茂的林木将湿地遮盖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这就是湾窑墩了。

 湾窑墩湿地位于西湖自然保护区的最南端,面积19.8万公顷,在季节性积水的湖盆地区形成的沼泽型芦苇群落,植株高达4米,覆盖度100%。这是敦煌市乃至整个西北荒漠地区面积最大、最典型的植被类型。

 我们的车队进入了湾窑墩的腹地,在公路上威风凛凛的越野车转眼间就被高大茂密的红柳、芦苇吞没了。车队像驶入大海的潜艇部队,在密密的青纱帐里劈波斩浪,择路前行。

 前方又有新发现:有人找到了野骆驼的饮水点。

 被芦苇荡严严实实围起来的这眼泉水很浅,但清澈碧绿,泛着滢滢波纹。别看就这么一汪浅水,它可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野骆驼的生命线。我们虽然没有见到野骆驼,但从草地上踩出来的小道和留下的粪便、驼绒,就可以断定这里是也骆驼时常出入的地方。

 野骆驼是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对象。这里也是我国野骆驼的集中分布区之一。管护站的同志说,他们一次见到的最大种群数量是13峰,一天最多遇到26峰。估计算现存的野生骆驼数量在40峰以上。

 敦煌西湖自然保区野生动物资源比较丰富,现已查明的脊椎动物共有142种。属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有37种,其中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有白鹳、黒鹳、小鸨、大鸨、双峰驼5种,二级保护动物有32种,列入《国际濒危动植种贸易公约》的有30种。

 没见着野骆驼,却与黄羊不期而遇。这个荒野里的长跑健将跑起来跟越野车不相上下,我们费了很大工夫才拍到了两只漂亮的小黄羊。

 经过数十年的征服与被征服,人们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地球是所有生物共同的家园,野生动物是人类亲密的朋友,我们本来就应该和它们和谐相处。现在,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湿地实行了全面管护,禁牧、禁伐、禁猎措施也已基本到位,所有的动植物都得到了良好的保护。

 在西北腹地的沙漠边缘,生态环境总是一个十分沉重的话题。就在保护区加大保护力度的同时,植被退化和沙漠化却在不断加速,保护区有些地区已形成大面积的流动沙丘,沙丘上几乎没有任何植被生长,在风的作用下,沙漠面积不断扩大。我们在湾窑墩看到,湿地的四面全是沙丘,它们不动声色地一天天向前移动,时刻威胁着湿地的存亡,如果不采取措施,积极治理,湿地极有可能逐渐缩小乃至消失。

 在我们走出湾窑墩的时候,库木塔格沙漠在湿地四周低低地喘息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大举进攻这片美丽的青纱帐。我们禁不住为敦煌湿地的生存而深深地担忧,在大河断流、地下水位下降、沙尘暴频繁的今天,我们该怎么保护这片珍贵的绿色?如果失去了西部生态屏障,谁能保证曾经孕育了辉煌文明的敦煌绿洲不会被风沙吞噬,变成第二个罗布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