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梦城

 八月走河西,在安西大漠见一城:东西长三百余米,南北百米不足,黄土版筑,墙垛完整;四周无一山一树障碍,天高地阔之间,便古掘壮观突出到了极致。戈壁滩上裹足行走了数日未曾遇见过什么村镇,偶尔有三两户人家了,要么搭一间四方的草房泥棚,要么撑一顶毡包,泥柵前羊群或聚或散,毡包外孤烟直长,骆驼则负重无声。突然竟有了一座城池,好不令人冲动!忙查地图辩方位拍照留念,却不见门洞里有人出入,也未听到鸡鸣狗咬。探头探脑步进城去,街巷屋舍却俱废了,唯有一些断墙残壁大小长短方圆错落,沙石遍地,金刚荆隆起如刺猬,马驼子窜行,极快,只见影子不能辨其纹身。远远的败墙豁口,一只黄羊一闪,立即不知了方向。疑心是进了鬼窟,惊叫着逃出再不敢回头。一路仓仓皇皇,一看见风沙旋成立柱从身边疾过,就以为是追来的空城鬼魅的大脚,心怦怦跳荡不已。

 夜里到安西,问起空城所见,安西人大笑,说:此梦城也,清代物事。相传康熙爷做了一梦,梦到一处城池甚美,便差人以梦境查访此地,逐到桥湾,景与梦合,便拨巨款令一大臣父子去造筑一座紫禁城一样的城池。大臣父子以为地处遥远,便大肆贪污,仅修了一个小城,后被人告发,康熙爷处其死刑,并剥下人皮做大小两个鼓挂在城门以戒天下。

 康熙可谓荒唐啊!大臣可谓卑鄙啊!17世纪,到20世纪,日月运行,沧桑变迁,当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土的大漠却是一所天然的博物馆:一座空城,日不能晒爆,风不能吹走,雨不能淋塌,几个世纪记载着一代天子的梦,记载着贪官污吏的耻。

 安西人问:在那里听到人皮鼓响吗?没有,又说:鼓是谁也未见过,但有人在飞沙走石、狂风四起之时,听到过一种卜卜声,如人的哀鸣。自恨没有耳福,一边感激大漠这所博物馆,一边遗憾这博物馆离人群太远,不能使天下更多的人都看到那空城,都细辨出那鼓声,一边惴惴追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