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阳关文化>> 故事传说
敦煌民间传奇故事:黄水坝
作者: 时间:2020-03-11 21:23:23 点击: 等级: ★★★

黄水坝座落在阳关的东南。坝高十余丈,水阔十余里。湖水湛蓝晶莹,清澈见底。游鱼成群,水草丛生。明明是绿水碧波,可为啥叫做黄水坝呢?

传说很早以前,这儿本是绿茵茵的草滩,肥沃的农田村子里面有个憨厚老实的小伙子,叫白老大,二十多岁了,连个媳妇也没有。他六岁死了亲娘,爹续了弦,生了个儿子叫白老二。继母待人手毒心狠,爱财如命,比中药里的白矾还啬(涩)皮,大家都叫她老白矾。白老大穿的是破衣烂衫,吃的是粗米黑面,住的是草棚牛圈;白老二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细米白面,住的是瓦房大院。老大干活,老二念书。按说,老大该娶媳妇了,老白矾一怕花钱,二怕他分家,有意不理这事儿。

一天,白老大正在锄地。突然,一只黄鸭惊慌地飞到面前,朝着他鸣叫着。这时,一只老鹰向黄鸭扑来。老大抡起锄头猛地向老鹰砸去。老鹰丢下猎物,迅速飞走了。

白老大把黄鸭带回草屋,为它包扎好受伤的翅膀,精心喂养它。黄鸭的伤很快养好了。老大下地,它飞到地里唱歌;老大回家,它飞到屋里鸣叫。自从有了这个活物,老大再也不感到寂寞了。

日子一久,老白矾发现老大变了。从前愁眉苦脸,现在笑容满面;从前破衣烂衫,光着脚丫,现在衣着整齐,穿上了新鞋,她便留神起来。

一天傍晚,老白矾路过草屋,听到里面有个女子娇声细语地和白老大说笑。她便蹑手蹑脚地扒到牛肋巴窗户下,用舌头舔破窗纸一看,惊呆了!只见老大对面坐着一个姑娘,生得眉清目秀,妩媚多姿,像天仙女一样漂亮。她乌黑的发鬓上插着一只金簪,在油灯下闪闪发光,上身穿一件玫瑰红衫子,腰间系着一条杏黄色的裙子。她就是黄鸭姑娘,为报答救命之恩,不嫌贫苦和老大结成了夫妻。

老白矾正要转身离去,亲生儿子来了。老二也扒在窗上偷看,口水流下三尺长。因他是个浪荡公子,一见黄鸭姑娘,魂飞魄散,当下撤娇,要她娘作主,娶那个姑娘作媳妇。不然,就要一头碰死。老白矾对老二历来是百依百顺,要地不敢给天。她人毒心眼多,把贼眼珠一转,领着老二破门而入,站在那里,双手杈腰,恶狠狠地说:“老大,你干的好事!她是什么人?”

“她是……我媳妇。”老大羞怯地说。

“我咋不知道?哼哼,别人都说你老实,谁知道你是个牛皮灯笼,竟把人家这么好的姑娘拐骗上来了。”说着老白矾立即换了一副笑脸,殷勤地拉着黄鸭姑娘手说:“姑娘,这事不怨你,跟我到后院去,这儿不是你住的地方。”

“我不去!”黄鸭姑娘甩开手说。

“你呀,跟了他,是把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走,给我老二当媳妇去。”

老大气愤地说:“我们早已成了亲!”

“好呀,你一无父母之命,二无媒妁之言,竟敢私自订亲!你伤风败俗,我告到衙门,先打你四十板子再说。”

黄鸭姑娘说:“都是自家人,还打官司,不怕别人笑话?”

老白矾贼眼珠嘟噜一转说:“好吧,看在姑娘的面子上,官司就不打了。老大,明天,你给咋挖十亩地的涝池,若办不到,姑娘就归老二了。”

“这……,”老大哪敢应承,气得说不出话来。

黄鸭姑娘在一旁说:“行。用不着一天,明天早上给你挖好。”

“好,一言为定!”

老白矾和老二走后,老大紧锁着双眉,抱头蹲在炕上,不住地唉声叹气。黄鸭姑娘见状,噗哧一笑说:“别发愁了,这事儿不难办,交给我了。”

“你有那么大能耐。”

“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到了夜深人静时,黄鸭姑娘来到门前十亩大地,拔下头上的金簪子,沿地画了一圈。


第二天早上,老白矾刚一出门,就大吃一惊:十亩地的涝池竟在一夜之间被挖好了。她气呼呼地对老大说:“你既然本事大,那就在三天之内给涝池挑满滚烫的开水。办不到,那黄鸭姑娘就归老二了!”

没等老大开言,黄鸭姑娘回答说:“行。用不着三天,明早就担上开水。”

老白矾高兴地走了。老大对黄鸭姑娘说:“你呀,三天都办不到的事,还保证一晚上办到?唉…………”

“别发愁了,咱们去烧开水。”

晚上,白老大挑来水担子,黄鸭姑娘拔下金簪子在桶内一搅,倒进涝池里。只见那水立刻变成了沸腾的开水,霎时涌满了整个涝池。回到屋里,黄鸭姑娘拿出一锭金、一锭银,对老大说了几句悄悄话,老大连连点头。

那老白矾回到瓦房里,高兴得睡不着觉。她算定老大有天大的本事,也办不到这件事。谁知第二天清早,和老二到涝池边上一看,傻了眼!只见池内开水沸腾翻滚,热气冲天。气得她七窍生烟,贼眼珠又一转说:“老大,快来看,开水里怎么有条大鱼?”老大冷不防被继母一把推入涝池,眨眼沉了底。老二先是吃一惊,然后高兴地跳了起来。黄鸭姑娘心里虽恨,但不露声色。

突然,老大从池水中冒了出来,喊叫说:“快来捞金砖、银元宝呀!”

老白矾一看老大没淹死不说,还左手举着耀眼的金砖、右手拿着雪白的元宝。她立即眉开眼笑,问:“老大,这金银是哪里来的?”

“涝池底上捞的!”

“有多少?”

“看不清,可能也不多。说好,谁捞上算谁的,我可不给你们分!”说罢,老大一个猛子扎进水中。

老白矾一听不多,生怕金银无宝被老大一人捞去,忙对老二说:“快下去捞金银!”

老二吓得只管后退,说:“这么烫的水,能下去吗?”

老白矾上前拉过亲生儿子说:“老大咋不烫?快下去,如果多,你就上来招手,我也捞去。”不由分说把老二推下涝池。

老二掉入涝池,又淹又烫,冒上水面,双手胡乱扑打了几下,又沉了下去。老白矾还以为儿子招手叫她呢,便跳入池内。作恶多端的母子俩想谋财害命,抢占黄鸭,这下,再也没有上来。

一会儿,老大出了涝池问黄鸭姑娘:“奇怪,池水虽开得翻滚,为啥一点儿不觉得烫?”

黄鸭姑娘说:“好心肠的人下去如洗温水澡,坏心肠的人下去要送命。”

以后池水就慢慢变凉了,可是却不断地往上翻冒,白老大和大伙儿就打了一座大坝,拦住泉水,来浇灌庄稼。日久天长,水越来越多,坝也就越打越高。每当太阳下山时,晚霞象匹彩绸落在水上,成群结队的黄鸭轻盈地掠过水面,湖水荡起了金黄色的涟漪,波光滟潋,金碧辉煌,真是好看极了。人们就为它起名叫“黄水坝”。






【字号
上一篇:阳关砖
下一篇:没有了!
单位简介 | 联系我们

咨询投诉电话:400-0937-128 E-mail:394585933@qq.com

Copyright 2005-2018 敦煌市阳关景区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酷网 ICP备130351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