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游记

风尘中的游牧

 阳关一带的牧人,把自己的羊群赶进弥漫的风尘中,义无反顾,坚定的样子,比西出阳关的人还要壮烈。其实他们只是简单的牧人,和草肥水美处的牧人一样,只追逐水草,其他的,他们似乎不太在意。

 荒野中的骆驼闻风而动,风中的气息,它仔细辨别之后,稍加分析就认为,哪里哪里有水,哪里哪里是一条死路,放弃和选择就有了依据。这时候的闻风而动,是动向水,动向草。阳关一带的牧人是识途的老骆驼,答案是肯定的。不然,从荒芜中出发,他们怎么会碰见如此鲜美的草地和森林呢?

 沿着牧羊道,远远地告别了阳关的耳目---那座并不高耸的烽火台,因为心中有预先设计的目标,在绝对的荒凉中,心里长满了那片绿油油的草。

 在我的概念中,阳关的西极,已是罗布泊的前沿,眼前的荒凉就是遥远的荒凉。不想,阳关的妙处,是绝处逢生,有不慌不忙的大家风范。

 穿越几十公里的沙丘,人的穿越是力量与信心的对决,少一样都不行。天下的游牧者都是行走的高手。在空旷的高地上,游牧者踯躅而行,俯视的角度上,那个黑点的移动是缓慢的。但他们一直走着,在他们的经验中,走几天几夜都是家常便饭,关键是在行走的时候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并不断想象着目的地的情景,比如内心中期盼的某个人或某件事,想象着,把路不当一回事儿,路就投降了。路上的游牧者,总是沉默寡言,走着走着,走到一处;走着走着,又走到一处,不管走多长时间,他们的路标,总树立在激昂的生命潮头。

 阳关道上,行走者当如牧人。

 我们利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先是越戈壁、涉流沙,后是攀峭壁、过山谷,大家在行走的时候,猜想着那片草地的草有没有鲜花;一汪汪泉水从沙地滚滚而出,汇集成海子;那些水、那些草,就全部在眼前了。

 我有位朋友,既是阳关的守卫着,也是敦煌学者,他叫纪永元,他是这条路上的常客,他把阳关道从敦煌莫高窟的沙山延伸到了阳关西极的草原,他的探索得到了史册的佐证,几年来,他致力于拓展阳关文化的意志在风沙的磨砺中越来越来坚韧。

 阳关,东方文化的桥头堡。在文化的范畴中,它已经不是具体的地域所能囊括的,它由具体的地域转化为广泛的符号,是人们的共同情感与心愿诉求所决定的。因而,界定它的范围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那片隐秘的草地,可能就是阳关奥妙的一部分。那个黄昏,我走进草地边缘的胡杨林,树叶的色彩与黄昏的霞光,把我的心境疾速照亮,泉与草地,也幻化为人心中的静安与圣地。

我站在一个制高点上,试图遥望代表阳关的那座烽火台的尖顶,已是淹没在苍茫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