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旅游服务>> 游记攻略
沈老师美篇|西出阳关
作者: 时间:2016-11-1 17:01:32 点击: 等级: ★★★

听说阳关这个名字,是儿时朗读王维的那首《渭城曲》,正儿八经的标题应该是仿宋;"《送元二使安西》:清晨,渭城客舍,自东向西一直延伸、不见尽头的驿道,客舍周围、驿道两旁的柳树。酿满别情的酒已经喝过多巡,干了这一杯吧,出了阳关,可就再也见不到老朋友了。深情离别,酒香绵绵。阳关在哪里,儿时是不清楚的,但一个生僻的地名,却可以令很多人动容,把它如同故乡那样时时随口吟诵,顿时就会浮想联翩,不能不使人追寻它的魅力所在千百年的风击沙打,明知今天的阳关,早就不会如同盛唐时期的模样了,但依旧要去看一看,是寻景,还是寻诗,或是为心头的想象和那份文化归属?……谁也说不清。

沈老师美篇|西出阳关

六年前一次敦煌之行,因为时间的关系,匆匆而来,急急离去,阳关,只是在心头翻滚了一下,留下一丝牵挂。终于又一次来到了这片大漠,寻找阳关,居然也和聆听乐章一样,有序曲,有铺垫,最后才是高潮。先是小车在离开敦煌城以后在茫茫的戈壁穿行,天连着地,地连着天,周围是望不到头的土黄色,远远的地平线上,逐渐露出残存的汉长城和玉门关小方盘城遗址,天幕下蓝天如洗,白云团团,旷野缈远,长风扑面。还没到达阳关,千古沧桑,就这样一点一点地逼近过来,感受着历时千年的风沙,祖先遥远的足迹,呼吸慢慢地在窒紧,心跳也随之加快。玉门关历来被说成春风不度,城,磨损了,关,破败了,但风骨依旧坚挺,颓而不倒,旧而不朽,矗立在天地荒漠之间。面对这小小的遗迹,耳边似乎会响起远古的呼唤,似乎听到风声中夹送着胡笳长笛。离开玉门,折向东南,依旧是褐黄的原野和逶迤的道路,几十公里以后,穿过一片小小的绿洲,周围的树木也开始稀稀落落地出现,我知道,阳关到了。

沈老师美篇|西出阳关

阳关遗址现在辟成了一个景区,景区范围很大,一进去,便迫不及待地向工作人员询问阳关在哪里,对方挥挥手,向前走,换景区电瓶车。既来之,则安之。景区入口,建造了一座宫殿型的大型建筑,是丝绸之路的文物展览,这是很值得一看的。秦汉唐宋,阳关作为这条路上的一个重要口岸,马帮群群,驼队串串,川流不息,欧洲、中东和亚洲,操着不同口音的人在这里汇集,又如潮流一样四散。而一袭青衫的诗人,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会心一笑,蹄声踏踏,绝尘西去。坐上电瓶车,向着远处一个土墩驶去,坡上的石刻“阳关”两个大字,再转几个弯,就到了土墩底下,四面寻觅,终于发现前方一树立碑,刻有“阳关古址”四字,阳关,到了!

沈老师美篇|西出阳关

这是一个俯瞰四野的制高点,骄阳斜照,长风浩荡。通往前方,是曾经的阳关大道,一望无际,烟尘弥漫。而身后的土墩尽管已经有些坍塌,但烽火台依旧巍然,半人高的杂草野花用力地向空中长出来,在风中飞舞。阳关内外,在东南和西北方各有一片绿洲,泉水从砂石中钻出来,滋养着这片土地,远远望去,白杨林里的一个个葡萄园和小屋民居,犹如镶嵌在苍茫大地上的绿宝石。关里关外,其实都是同一片沙原,饮着同一个源头的泉水。心头再次涌起王维的诗句,其实,人生也就该是这样,坦荡而又洒脱,尽一杯酒,来去安然,告别就是新的开创,敬佩唐人,能将人生的道路铺展得那么宽广,那么富有诗意,谁又能说,阳关以外无故人。风更大了,在阳关古址碑旁拍照留念,就是在这里,一千多年前,曾见证过人生旅途的壮美,诗人情感的宽广。此时此刻,最渴望的,莫过于是斟在夜光杯里的美酒。挥手作别阳关,再见!今晚,我将继续我的旅程。

沈老师美篇|西出阳关

沈老师美篇|西出阳关







【字号
单位简介 | 联系我们

咨询投诉电话:400-0937-128 E-mail:394585933@qq.com

Copyright 2005-2018 敦煌市阳关景区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酷网 ICP备13035122号